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ijia1129的博客

淡然超脱,尘缘未了

 
 
 

日志

 
 

【原创网络小说】海觞(2)  

2010-12-25 19:38:4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网络小说】海觞(2) - 南湖过客 - sijia1129的博客
2

章锦权没有径直回家,拎着外套不知不觉又走到了外滩。
虽已入夏,晚上10点后的外滩还是有点清冷,不过章锦权觉得刚好。近处的几盏路灯在夜晚显得有点单薄,整个海滩被巨大的黑幕包围着。走了一段,章锦权在靠海的围栏边停驻,点燃一支烟,眼睛凝视着眼前微微荡漾触岸时稍有声响的海面。
章锦权想心事的时候喜欢一个人深夜呆在海边,手中的香烟一支接着一支不停地燃烧。
章锦权从南海舰队退役,辗转各地,几经漂泊,最后来到静海市,来到这个城市也已经15年了。他的老家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南方小山村,房子是一座传统的年代已久的几间土制瓦屋,出门就是绵延的丘陵,树木葱茏,盘山的道路蜿蜒逶迤。如今,老家在脑海里只剩下一些印记,成了自己梦里常常思念的方向,出来20多年,每年很少回家,也没呆上几天。父母在几年前相继去世了,女儿雅涵由于学习和自己工作的原因,一直寄居在长兄家里。雅涵18了,正在家乡县城读高三,寄宿在学校。
章锦权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女儿。


认识秀芬之前,章锦权还是一个农村青年,高中毕业后没有选择继续就读,家里的窘况,让他放弃了深造和走出大山的愿望,一直在家帮父母忙着农活。
忙完秋收的农活,把脚上的稀泥彻底洗尽的时候,章锦权抬头看见村里的支书,也是自家的大伯,朝自己家里去了。章锦权没有急着回家,在池塘边的草地上四仰八叉地躺着。农事的结束让他觉得现在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连续半个月的起早摸黑的劳累,那种疲惫现在似乎都释放了出来,手脚触地的时候几乎软嗒嗒的,放下身子的那一刹那恨不得就躺在地上再也不起来,睡上几天几夜才好。
青草的味道真香,暮色中的天空也很美。章锦权嘴里衔着一根狗尾草仰面看着池塘周围的景色,脑袋很惬意地左右摇摆着。
“锦权,该回家吃饭了!你大伯也找你有点事。”母亲站在自家门口的前坪呼唤着。
章锦权有点不舍地起身。
章锦权走进家门的时候,母亲正在把饭菜端到桌上,大伯和父亲已经围坐在桌前。
父亲给大伯不停地加菜,母亲也特意把难得看见的一碗红烧肉放在大伯父的面前。
伯父把一块肉夹到章锦权的饭碗内:“锦权,今晚把这张征兵报名表填了吧,伯好不容易给你争取一个名额。”伯父指了指放在一边的报名表,把刚刚夹进口中的饭菜夸张地咽下去,“村里只有三个名额,报名的很多。”
父亲给大伯满满筛上米酒:“锦权,你得感谢你大伯。不是看在自家人的份上哪能有这样的好事哟。”
“我得好好想想。想好再填。”章锦权不紧不慢答复的话差点让父亲的筷子落到自己头上。
“去当兵的话就意味着可以走出这个山门了。千年修来的福分,人家求都求不到的好事。”父亲对章锦权的态度很不满意。
“是呀。三年退伍后政府会给你安排工作的。要是转成志愿兵还会在部队多呆一段时间,还可以学到很多技术。”伯父放下碗筷,取出一个工作本本,“你后天去乡卫生院体检。体检完毕给我电话,把结果告诉我。我先走了,还要送一份报名表给老赵的儿子。”
“妈,我去一趟阿敏家。”章锦权也立即放下碗筷。
“你给我打住!!”父亲叫住章锦权,“你去阿敏家干嘛?提起她,我正好有事想和你说道。”
“我和阿敏好好的,你想说什么呀?”章锦权还是想起身向外,朝门口走。
“以后你们断了关系吧!你现在是当兵的人,将来是不会呆在田垄下的了。”
“爸,你说什么呢?!这怎么可能!!!阿敏对我那么好。再说她对你们俩老多好。妈说,阿敏比自己亲闺女还体贴呢。妈,你说是吧?”章锦权把衣服整理好,不顾父亲的阻止,再次跨出家门。
章锦权顺利地通过了体检,几天之后就打理好背包准备去部队了。
出发那天,一大早,大伯父找来一辆拖拉机,决定把章锦权等三个村里去部队的小伙子送去县城招待所,然后统一去部队。临行前,大伯父在众多乡亲们面前进行了很多当兵光荣的宣传,也说了一些嘱咐在部队好好锻炼的话。仪式之后,章锦权在母亲抹泪和其他乡亲招手的牵挂中开始启程。
章锦权在送行的人群中左顾右盼,没有发现阿敏。


章锦权被分配在南海舰队当了一名海军,大部分时间训练吃住都在海上。从山里出来,对海上的作战训练和舰船颠簸很不适应,很多次晕船呕吐,不过,这些困难很快就克服了,几个月后就熟练掌握和顺利通过了训练考核,练就了一身好本领,同时在部队训练中学到了通讯、电气和驾驶等多项技能,两年的时间,章锦权迅速地成长为一名帅气和全能的现代士兵。
章锦权几次回家探亲都没有见到阿敏,阿敏的母亲也只是说她打工走了。每次只有几天的假期,章锦权没有过多的时间去仔细打听阿敏的下落,托了很多人然后匆匆回到部队。两年的时间,没有阿敏的任何消息。
在部队的时候,章锦权通过老乡结识了现在的妻子楚秀芬。
老赵的儿子赵启明和章锦权在一个部队,虽不在同一个连队,但两个人经常联系。章锦权和阿敏的事情,赵启明是前后门儿清,启明是他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哥们,章锦权所有事情对他也从不隐瞒。
深秋的一天,部队轮休。赵启明突然来到章锦权的连队寝室,两个人相邀来到连队附近常去的一家小馆子,叫上几份小菜就聊上了。
“锦权,这两年你一直在打听阿敏的下落吗?”赵启明开门见山。
“是呀,你不是不知道我对阿敏的感情。”
“我劝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赵启明把章锦权面前杯子里面的啤酒盛满,“阿敏已经出嫁了。”
“不可能的事情!我和阿敏不是一年两年的感情了,她对我那么好。来部队前我们还说好永远在一起的。”章锦权端着啤酒一口而下。
“阿敏真的嫁人了!锦权。是家里所有的人都瞒着你。”赵启明把章锦权喝过的杯子拿过来继续添上,“不知道你父亲对阿敏家说了什么,你来部队不久,阿敏就嫁人了。她男人家离我们村子不远。”
“你们是不是串通好来一起骗我的呀?!我每次回家,我爹也都是这么说。”
“我们是哥们,我还用得着骗你吗?我是看着你这么久了还这么执着却不会有结果,不忍心看你痛苦才来告诉你真相。”赵启明借着酒劲,说话舌头有点囫囵。
“我不相信这是事实。”章锦权鼓大眼睛涨红着脸看着赵启明一字一顿地说。
“我听我妈说,你爹专门去了阿敏家,说你已经是吃皇粮在城里工作的人了,他叫阿敏不要再瓜葛你。可能还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不然阿敏不会这么快就嫁了。她对你,我清楚。”
“启明,不要再说了!——服务员,拿两瓶白酒来!!!”
“你疯了!!!你可从来没有喝过白酒,会喝死人的!!”赵启明对章锦权的激烈反应有点慌张。他赶紧结帐,搀扶着已经喝醉的章锦权回到连队。
章锦权后来探亲又回了一趟老家,意外地看到了怀中抱着一岁多孩子的阿敏。四目相对,唯有无奈和无言。
章锦权再和赵启明相聚的时候每次都自己叫上一瓶白酒,酒精的承受能力一次比一次强,言语不多,闷着一口一口地下肚。
“忘了阿敏,再去找一个吧!锦权。”赵启明不忍心看着章锦权每天这样作践自己。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启明,你知道吗?李春波这首歌就是为我写的呀!那天我看见她抱着孩子,你不知道我心里的那个痛——”章锦权掏心窝子道出了心里一直的难受。
“阿敏她男人对她还行,你就放心吧。好男儿志在四方,哪能儿女情长。放下吧,锦权。我在我连队的小卖部认识了一个姑娘,也是咱老俵。”
“再说吧。”



一年后,章锦权成为志愿兵留在了部队,过年的时候,和楚秀芬在老家办了喜酒。结婚后,楚秀芬在老家和父母在一起,章锦权的探亲假比原来多了,不久就有了雅涵。
雅涵7岁的时候,部队裁员,章锦权随着百万大军的队伍回到了
老家县城的一家国营单位。工资低,技术又用不上,每天就是看报纸喝茶,整天无事所为,章锦权对转业回到地方后的日子和状态很不满意。回到家,妻子秀芬时常抱怨工资低赚不到钱到处用钱没钱日子不好过……上班一个月后,章锦权在单位办了停薪留职的手续,一个人南下开始了闯荡。
章锦权94年通过了工程师的考试,95年在姐夫的帮助下来到了静海市,进入了现在的石油装备公司。由于流动人口政策的松动,2000年通过努力,章锦权把楚秀芬也带到了静海市,在一家私营商业广场做了一名服务员,租了房子,安顿下来,两个人总算结束了两地分居的日子。遗憾的是女儿不能随着一起来静海市。楚秀芬虽然背着女儿无数次责备过章锦权闯荡这么多年也没有太多名堂,但还是当面鼓励女儿说:“孩子,自己努力,考上大学,咱填报静海大学的志愿,这样我们一家就可以团聚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