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ijia1129的博客

淡然超脱,尘缘未了

 
 
 

日志

 
 

野百合的春天【连载】(40)【原创网络情感小说】  

2009-06-28 12:00:5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复制起点

     
 

 

43

夏晓辉赶到市一医院的时候,看见儿子正躺在张锡联的怀里,表情很痛苦却没有听到他的哭声。看见夏晓辉,孩子显得很脆弱,脸部表情开始丰富起来,“妈妈!——”便嘤嘤地哭出了声。夏晓辉赶紧抱过儿子,揽在怀里坐在医院走廊的休息椅里,眼泪也止不住从眼角滑落出来。

“成成,有爸爸妈妈在,没事。阑尾炎是小手术,男子汉坚强一点!”夏晓辉紧紧地抱紧着孩子,“妈妈会一直陪着你的。”

“妈妈,咱们拉勾好不好?”孩子仰起头,认真地看着夏晓辉的脸,并帮她擦去眼角的泪痕。

“什么事情呀,成成?还要拉勾上吊的。”夏晓辉把儿子扶正端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让孩子感觉舒服一点。

“你先和我拉勾,我再告诉您。”儿子把手指勾住了夏晓辉的小指。

“那好吧。只要成成高兴,妈妈什么都能够做到!”夏晓辉低下头诚恳地看着儿子。很久没有这样温暖地抱过儿子了,突然觉得儿子在这段时间里长大懂事了很多,同时也觉得他依然渴求妈妈的依恋。

儿子认真地勾着夏晓辉的手指,嘴里轻轻地喃喃地念着:“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夏晓辉也被儿子的执着感染了,也一句一句地跟着念起来。

“好啦,妈妈拉过手了,一定会做到的,快说说是什么事吧!”

“好吧!妈妈。我们约定,我保证手术的时候再疼也不哭一声,你要保证不离开我和爸爸,好不好?”看着儿子一字一顿地把话说完,非常诧异儿子的举动,夏晓辉没有急着回答儿子的问话,而把目光投向了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说话的张锡联。张锡联表情很凝重地也看着自己,他应该把孩子的话听进了耳,不然不会这样用这样沉重的脸色注视自己。很显然,昨晚的对话,孩子听到了一些。

夏晓辉来不及多想什么,赶紧迅速地把脸转向孩子:“放心吧,成成,妈妈不会离开成成的,妈妈怎么会舍得我家的好宝贝呢?”夏晓辉再一次用手紧紧地还住孩子,“成成放心地去做手术吧,爸爸妈妈就在外面等你出来。成成最勇敢,手术也不疼,一会儿就出来了。”看到医生把手术推车推到跟前来了,夏晓辉含着眼泪鼓励着儿子。

“妈妈不哭,成成也不会哭的!!”孩子把手再次伸向夏晓辉的脸庞。

夏晓辉把儿子抱上手术推车,握着孩子的手一直送到手术室门口,看着儿子进去,直到手术门关上才把目光收回来。

儿子手术的一个多小时里,夏晓辉和张锡联一直坐在走廊的躺椅地等待着,都没有说什么,偶尔互相抬头对望一下又收回目光。

夏晓辉向公司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呆在医院一心一意地照顾着儿子。

回到公司上班,夏晓辉被纳下的一大堆堆成小山一样的文档编辑工作包围,不得不早晚加班,暂时没有时间打理自己的博客,也没有告诉自儿子住院以来一直没有联络的“一米阳光”,短信也忘记了发送一个。

再次打开“幽兰百合”博客和“野百合的春天”空间的时候,夏晓辉看看时日,有近乎半个月的时间没有来此了,意外的是,这么久,“一米阳光”竟也没有留下半个脚印和只言片语,所有空间访客里找不到他任何一点痕迹。来到“一米阳光”的博客空间,看到的却是刚刚不久之前登录的痕迹。一种隐隐的伤痕在夏晓辉心里慢慢开始滋生,在自己没有来的这段时间,“一米阳光”竟然连看一下自己问候一下的心情和心思都没有,说好的约定,在时间面前如此脆弱!!!

又一个星期过去,夏晓辉依然如故地空空地守望着自己的空间,她想证实自己心里潜存的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

偶尔在线时看见“一米阳光”的闪现,夏晓辉的主动问候总是被卓尔群“有事”、“喝酒啦!”、“我有事马上得走!”“…………”……………………或者就是半天都不搭理地回应着。有好几次,夏晓辉想问问“一米阳光”突然“冷漠”的原因,可每一次犹豫之间来不及敲击,卓尔群就匆匆下线了,一次,两次……一种惆怅的心情,一种很大的心理落差在夏晓辉心里汩汩而出,就20多天,事情竟然发生这么大的变迁,夏晓辉被它骤然急下有点措手不及,承受不来。

好几天过去了,夏晓辉的心情变得越来越沉重,打开博客或空间似乎成了一种巨大的伤痛,可心里还是放不下一份挂心,她想等待“一米阳光”给自己一份变故理由的释因。越来越多的失望随着时间在累积。

“如果爱你只有这一次/我会用每一个夜晚来记得你/如果失望只有这一次/我会用无数个希望继续等待/不怕梦醒时你不在身旁/只怕这是永远的凄凉/你所给我的一切感动/会不会只是我的幻想……”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我从一开始就下定决心/以为自己要的是曾经/却发现爱一定要有回音/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除了泪在我的脸上任性/原来缘份是用来说明/你突然不爱我这件事情……”阿桑嘶哑而沧桑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在耳边回响,夏晓辉觉得每天都离不开这些音符的浸泡了。记得卓尔群说过,“心地善良的人是不能听阿桑的歌的”,可她阻止不了自己内心的那股强烈的冲动。

和着音乐,夏晓辉把自己的心情一字一句地记录在自己的秘密记事本里:

“时针指向深夜,今晚,我在安静无人的时候,一点一点、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地把你的痕迹在我的空间删除拔去。系统说,我的动作太飞速,需要暂时好好休息,可心中还是嫌自己的手脚不麻利,只想赶在系统的前面快速地把你忘记。

清除你的印记不容易,每一个角落都是你的气息,可现在,不得不,沉沉地用右手,用delete键,一丝,一丝,一丝……不能后悔,不能伤心,全身弯下,还不能一字说TIRED.

擦去你的名字,从此让自己失去点击你的权利。

200多个相识的日日夜夜,闪闪烁烁,明明灭灭,黎明、午后或黄昏,还有那么多的午夜和星辰,累积起来,字字句句,留下多少敲击的喜和泪;孤独的时候在寻找你的名字,快乐的时候也在点击你的名字……多少次因为你的意外闪亮而窃喜,成为每天唯一寻找在线的理由;多少次因为你的灰暗而默默期盼,暗自落泪和伤感;多少次因为等待你的出现,无限惆怅,无限憧憬……一个昵称,温暖地陪伴走过四季,而今却停留在下一个轮回的街口,不能回望,那里记忆的枝头摇曳,触手都是漫天的碎片……

擦去你的名字,不再让你的影像映入眼帘,哪怕就是一个虚拟网络的拼图都不能,害怕抬头一刻瞥见的心痛。神说,伤心到底是不会有知觉感觉疼痛的,我确信眼角是没有泪痕的,可还是感觉有无尽的血液在心里流淌成河……

一键下去,一瞬间,你的名字就这样消失在我的视线,努力不让泪水流下来,反复地告诉自己别再留恋。

删除你的留言,从此不再也不必反复地流连你真实的“谎言”……

删除你的号码,删除你的消息……

删除、删除、删除、删除、删除、删除、删除………………

删除的暂时是印记,删不去的依然的记忆。

……”

夏晓辉把最后一个字敲完的时候,发现自己真的没有流一滴眼泪,只是有一种无法说出的疲惫压在身体和心里,感觉非常困倦。

来到儿子的房间,发现张锡联不知什么时候竟然依偎着儿子和衣躺下了,均匀的鼾声,脸上显得非常的安闲。夏晓辉弯下腰为父子俩盖好毛巾被。或许是夏晓辉的不小心的触碰,也或许是张锡联过于的警醒,一点轻微的挪移也把张锡联惊醒了。

张锡联坐起身来,看见夏晓辉一脸疲惫的样子,就起身尾随来到属于两个人的主卧。夏晓辉也没有多说什么,和衣坐在床上。

“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谈谈?”张锡联看见夏晓辉没有急着想睡的样子,忍不住还是主动开口说话。

“经过这么多事情,发现自己很多时候都偏离了正常的轨道了,自己都没有察觉,还固执己见。”夏晓辉语气非常平静的发着感慨,这让张锡联很意外,平时总是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夏晓辉就提高语气,很多话语等着自己,容不得多说什么。多少日子了,“一米阳光”的影子潜在家里的每一个角落,张锡联虽然没有见过和交道过,但一直感觉到他一直亙在他和妻子中间。妻子的魂随着“一米阳光”通过网络在穿绕,几乎就要脱窍而飞了,两个人的绳系差一点就断损欲裂。很大程度上,张锡联对夏晓辉是很忍让迁就的,除了“一米阳光这件让他无法隐忍的事情外,夏晓辉也没有过多的地方让自己过意不去或不顺眼,十多年的时间一直平平稳稳,文静秀气的她在自己和邻里的眼睛里就是一个贤妻良母的姣好形象。夏晓辉突然一段时间的精神偏离,节外生枝,让张锡联有了很多的思索。可他对情感投入得不多,无法理解妻子纵情陷入的理由和做法,但也想不出怎样的办法收回妻子一颗欲挣还休的心。今天妻子的突然感慨,着实吃了一惊。

“怎么啦?”张锡联准备一大串的问话被突然的变化掩盖消失得无影无踪。

“是我一时被文字迷惑了。我犯了和李天娇一样的错误。”

“是不是‘一米阳光’”令你不开心呀?”张锡联不知道用怎样的话语来安慰自己的妻子,但他知道很长时间妻子一直的心情离不了和“一米阳光”的干系。

“谁都无法让我找到自己的真正快乐,‘一米阳光’不能,你也不能。”

“你今天的话语让人捉摸不透哦,无头无脑的。”

“你给我一段缓冲的时间, 我会好好回来的。从此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相信我,好吗?”

“我也不会多说什么。就当你迷路了一回,现在知道回家了。”张锡联不善言辞,但确乎心里很放心,一头的疑云驱散开来,他顺势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可还有一点,以后不许在我面前煞有介事地提及‘一米阳光’,这是我唯一要求你做到的。我会和他了结关系的,这点你也放心。”夏晓辉也放下身子。

“不会。我应该还要感谢他呀,我的爱人一直魅力四射,我还没有发现呀!哈哈哈!”张锡联把夏晓辉紧紧地环在自己的臂弯里。

“你还说不会?现在就开始讽刺我啦!!!看我不惩罚你!!!”夏晓辉放下了所有的沉重,语气轻松很多了。伸出敲打丈夫肌肤的手也没有收回,就势顺应了丈夫的亲昵要求。

“一米阳光”:“今天上午请了一小时的假。我没有理由请假哦。”

上午10点,夏晓辉在办公室里正准备把刚刚完成的一份业务报表整理好的时候,一个熟悉而又有点晕眩的名字用“窗口抖动”的方式跳进了眼帘。尽管被“删除”了,那个名字依然刻在心里,提及或触碰都有点疼。

“你不上班,专为我而来呀? ”夏晓辉被卓尔群发过来的话语有点震惊。

“一米阳光”:“是的。是不是真的生气啦?”

“昨晚心情很烦,网络又很差,我真的不知道如何缓解。我心里受不了的时候就折磨我自己。”

“一米阳光”: “酒喝多了,不知道。有话慢慢说。”

“删掉了博客,你就知道我生气了,是吧?我在你空间留言了,你看到了吗?”

“一米阳光”:“ 我看啦,有点过吧!我近段时间很忙。关照一下吧。”

“不在线,证明你很忙,我们都是工作的人,能够理解。 ”

“一米阳光”:“我不是故意这样不理你,技师的考试开始了,我的工作很多,近段时间还要出一趟远差,具体去哪还等公司决定。你能理解吗?等我办公室的网络连上就方便啦。”

“我那么在乎你的在线,是不是很傻呀? ”

“一米阳光”:“不是的。我也不解释,我也一样。到B岛那天晚上11:00了,我在外面网吧给的回复。心里还是惦记着,不放心。”

“我就是在情绪上而已,你安心你的工作吧。有时间我会好好留言解释的。我们依然是很好的朋友。”

“………………”

“一米阳光”:“最近一段时间我很少来网上,其中或多或少与你有点关系。你太认真,让人难以承受。我很多时候在选择躲避。我这样说你能够接受吗?我们之间感情的深度,我清楚,可我不能对你做出任何承诺,不然我无法饶恕自己。‘The worst way to miss someone is to be sitting right beside them knowing you can't have them。’这种滋味很难受,你懂吗?还有家里的事情,你也清楚,我都说不清。”

“你忙你的工作吧,不必顾及我的。我会好好调整好自己的。”夏晓辉对卓尔群说出的话,心里似乎早有准备,但这些话真的不可思议地从对方的口中说出应证了自己的预想的时候,突然觉得现在的一切和自己的小说预言的结果完全吻合,心里感觉是自己不知不觉导演了一场无法释怀的舞台剧,自导自演,是到该落幕的时候了。“我把我的回答和理解写在你的留言板里,你有时间再查收,好吗?”

送走“一米阳光”,夏晓辉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来思虑如何回复留言和平衡自己的内心。

晚上,“一米阳光”因为故意的删除,看不到它的在线与否了,心想这样最好了,不再会因为长期印在心头的名字而耿耿于怀了,远离一些符号,时间可以帮自己淡化很多东西。…………夏晓辉把所有的思量都放在心里的最底层,通过文字把最后的祝福送给曾经让自己心海起伏难平至今不忍伤害的温暖的“一米阳光”: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最后一次在这里留言了,但心里现在至少是这样认为。有20多天没有在这里留言了,也很久不想写什么了。因为每多写一个字都会让你更加难以承受,今天通过对话我也知道了你心里实际在想什么,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

    掐算时间,到今日,5月14日,我们结识的时间刚好7个月了。起起伏伏,恩恩怨怨,给我的感觉,沉重的时候很多。单从我们之间的交往来说,我觉得是所有朋友里面最单纯和有益的,都在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展现自己的善良和友好,互相帮助,互相体谅,即使有误会,也会替对方在着想和担当,这一点,没有几个朋友能够做到像我们这样,这也是我觉得咱们可以一直交往的最大理由。你是一个真诚、善良、有责任心、事业心、为人厚道、也很朴实的人,谁和你交道都会受益一生。

我对你,从内心来说,真的是很好,关心、关注你的所有,以至于弄得你现在全身无措。所以应该检讨的是我自己。但你也知道,我的关心,是发自内心,没有奢求,没有他念,就是一种纯纯的像亲人一样的浓情;我的文字表达,很多时候有点过,让你接受不了,可是通过这么久的交往,你也应该明白我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不能全部以文字来诠释我的真正实情。我的善意、我的好心、我的真诚……还有每一次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予的无私和真心。

     或许如你所说,我的认真,让你难以承受。如果这样,就不如走开的好,彼此都不要伤心。我也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心里也不会过多的难过,因为有一种美好的回忆在心头,就不必在用无谓的伤害成为我们转身一瞬的最后的疤痕。如果回忆太沉重,那也不必回眸了,来年半个文字都不必去碰。可还有一点,我们应该是可以做朋友的,一句淡淡的问候,亦或一如从前的聊天,都应该是我们这么久交往可以坚持的延续。我们是不能成为“情人”一类的朋友的,就做一个普通的好友吧,像哥们儿一样,永远…………行吗?

    祝福我的好大哥!!!一生平安!!  

你不忍心伤害我,我知道,我也一样,就让我们理智地好好地把一切问题处理好,能够做一生的朋友就不做半生,是吗?都好好的,祝福彼此!!!!

最后还不得不说:谢谢你,让我曾经爱过你!!”

“晓辉,你好好准备一下。去车站接一个人!!”刚刚上班,办公室主任就交代了夏晓辉一个额外任务。

“这些事情平时不是小刘负责的吗?”夏晓辉对这个从来没有安排的任务有点缓不过神来。

“小刘请假了。公司临时决定的。10天前公司和A城的BBS公司洽谈一项业务,对方有合作的意向和诚意。对方公司今天派一名业务代表和我们公司面谈,洽谈顺利的话,就会建立长期的业务联系,对方还愿意在我们这里设立常驻代表,对我们公司来说将是一个很大的商机。老板和决策层很看重这次晤面。这是对方传真过来的代表基本情况。下午四点多的接站。千万准备好呀!马虎不得!!”办公室主任风风火火交代完就走了。

夏晓辉打开主任放在手里的资料,还还来不及看后面的文字,就被放在资料里的代表名片震得全身发软:

“A城BBS公司业务代表

高级工程师    卓尔群”

…………………………

(全文完)

 
   

复制终点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