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ijia1129的博客

淡然超脱,尘缘未了

 
 
 

日志

 
 

野百合的春天【连载】(26)【原创网络小说】  

2009-05-16 08:29:2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9

卓尔群顶着风雪走进了自己的家门。

放下自己的行李,环顾房间,虽然到家很早,但妻子仍旧因为早班早已走了,家里很冷清。肚子很饿,锅盖却一点余温都没有,找遍厨房和冰箱里都没有找到可以填肚的东西,旅途回来的那种疲惫更加厉害。思虑片刻,卓尔群匆忙地到街上随便买点东西,塞往嘴里,顾不上洗去一个月来的灰尘,就躺在床上沉沉地闭上了双眼。

卓尔群不知道自己这几天为什么这样疲惫,每天都好像有睡不醒的瞌睡,睁不开眼,即使醒来,仍旧还是放下身子,不愿起床。

卓尔群每天脑海里还停留在海上的记忆,一直罩在心头,感觉很重。新年已经过去好几天了,却一直都没有得到夏晓辉的回复,自己发出的新年祝福不知道收到没有?那么多的短信一直杳无回音,结果比当初预想的糟糕得多。打开自己的博客,夏晓辉的留言还是新年之前“不想打扰”的矛盾心情。似乎一种越来越浓的误会和越来越宽的间距在卓尔群和夏晓辉之间铺撒开来。

新年那几天很不好受,同事都在给家里发送着新春的祝福,卓尔群也把飞鸽给了妻子,却把更多的祝福给了夏晓辉,这是他在海上第一次给一个陌生朋友发送新年祝福,第一次那么期盼远方的朋友能够也给自己送上一份心意。等了一个下午,没有得到夏晓辉的只言片语。“平常很周到的夏晓辉可不是这种风格呀?为什么新年这样重要的节日却偏偏忘记了送来祝福呢?是故意这样做吗?……”卓尔群这样想着,心里有一阵阵的失落涌上心头;晚上,海上同事用独特地方式过着不一样的新年,自己却融入不了其中,避开热闹,偷偷一个人打开博客,平常一直都在的“幽兰百合”今天却没有闪动的影子,自己博客更没有她踩过或留言的脚印痕迹。即便这样,他还是忍不住在夏晓辉的空间里也写下了新年的祝福,可关闭笔记本,卓尔群心里更加沉重,心里被一种莫名的情绪包围着,离开甲方网络时的脚步有点迈不开,移动很艰难。用假寐的方式度过一个新年,从来没有这样过,一连几天都没有得到夏晓辉的消息,这种失落越来越加剧,当同事高兴地互相传递着“马上可以回家”的信息时,卓尔群却一点也提不起劲来。

卓尔群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堆积了很厚的积雪。今年北方的雪下的很大,50年一遇,强度几乎超过南国今年春天的冰灾,只是,北方的雪是干燥的,颗粒如盐,踩上去“嘎吱嘎吱”地响,举步艰难之余也有另外一种情趣。城市街道的雪不会存留很久,不一会,就听到扫雪车隆隆而过的声音了。卓尔群坐在暖暖的被子里拿起放在床头一个月没有启动的家用笔记本,准备试着联系这么久没有联络的夏晓辉。电源没有问题,可没有办法登录,查找原因,是外线被厚厚的积雪压断了,需要修复,恢复好得好几天,卓尔群有点失望。

卓尔群穿上笨重的大头皮鞋走出家门,冒着寒冷准备自己动手及时修复线路,忙乎了半天也没有解决问题,决心还是交给电信部门来搞定。回家的时候突然想到手机可以联络,赶紧把不能上网的信息写好,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发送了出去。不到几分钟,夏晓辉马上把回复发送过来了:“大哥:终于收到你的消息了!为什么这么久没有你的消息呀?我还是新年之前收到过你的消息。海上生活还好吧?”

卓尔群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原来一直就是网络阻隔着彼此的互动。海上的一个月时间,没有联络的日子,很多时间被一种心思牵制了,感觉到危险信号在不断警示,可自己却没有办法阻止。心房被“幽兰百合”填得满满的,工作不顺心、心情烦闷的时候,脑海里就翻腾涌现起同一个名字来,可由于网络信息的阻隔,自己的困扰没有办法得到舒缓。交往的一段日子,卓尔群觉得,夏晓辉似乎有一种魔力,她没有过多地盘问,却十分了解自己的特点,知道自己的性格,很多时候,卓尔群都惊诧她的“神奇”,连身边的妻子和同事都不能这般熟悉;更让他无法释怀的是,每每自己遇到困惑的时候,在交流中不知不觉她能够很快体会到自己的心情,找到自己的症结,无声无息就把烦恼解除了,聊天下来,一身轻松,心头豁亮。海上的时间,夜夜思量,夏晓辉的模糊影像和话语就像驱赶不走的烟云,占据了卓尔群的整个心间。“我是不是违背了我们的约定?走出了自己设定的限?我这样是不是不应该?……”卓尔群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几个月的时间,和夏晓辉的交往,感情好像已经发生了很大的飞跃了,不能简单地用“好友”甚或“知己”能够诠释的了。自己似乎绝大部分心思都被一个网络名字牵制住了,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我们的关系很不一般了!”卓尔群在心里说。

回家这几天,妻子很少着家,每天很晚才从舞厅回来,回来就疲惫地睡去,就像卓尔群平时出差时一样。这几天卓尔群也没有好好和妻子吃过一顿饭,每天就用便当打发着肚子,“在家的感觉就像在旅馆一样。”卓尔群在家与公司之间上下班,突然对这样平时习以为常的生活有点感触,一阵阵沮丧。

卓尔群有时候又觉得,自己对妻子不住。常年在外,孩子不在身边,把妻子一个人孤单留在家里,有点残忍。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发现妻子有点变化了,越来越不愿呆在家里,回来面对自己要不就埋怨不停,要不就守着电视屏幕,一整晚沉默不语,交流成了一种奢侈,夫妻的亲昵也很勉强……“是不是因为自己太多的时间在外,她对孤单冷清的家里产生了恐惧,长时间无法缓解就变成了这样?”卓尔群看着日渐“冷漠”的妻子,心里有深深的自责,可工作的性质,自己也没有办法解决“工作在外,聚少离多”的状态。

卓尔群回来这几天,被一种复杂的心绪包围着,异常矛盾。

 “大哥,你回来了,我却高兴不起来。每天就困在阿信的《离歌》里拔不出来。有一种莫名的惆怅在心头,挥之不去,自己又找不到伤心的理由。这是不是一种不祥的预兆?”收到短信的卓尔群有点慌乱,没有QQ的联络,夏晓辉在那边似乎传递着一种与平时很不一样的信息。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