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ijia1129的博客

淡然超脱,尘缘未了

 
 
 

日志

 
 

野百合的春天【连载】(20)【原创网络小说】  

2009-04-17 09:23:3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3

卓尔群一个人留在公寓已经几天了,晚上感觉害怕,常常开灯到天亮。夏晓辉对此笑话过卓尔群,但还是每天在网上陪他说话到半夜,聊聊家常,考考智力,玩玩游戏,聊聊音乐,听听歌……漫漫黑夜,敞开心扉的畅谈让时间过得温馨而短促。夏晓辉在卓尔群适时提醒睡觉的时候,抬头时总看见时钟准时地指向零点。“卓大哥有时候可爱起来像个孩子,这几天大不一样了。”夏晓辉通过几天的交流,越来越发现在身在外地心灵孤独的卓尔群对她非常依赖,每天掏心窝子地和她说着知心的话语。只要有一点点空余和上网的时间,只要夏晓辉在线的每一分钟,卓尔群就要和她说上话。

“一米阳光”: “我半夜的时候还很想和你说说话。”

“我凌晨4点的时候打开了一下电脑,可是系统正在升级。”

夏晓辉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晚上老是睡不着,半夜经常醒来,被一种莫名的心绪牵引,经常凌晨四五点就醒来,再也没有睡意,只能打开电脑开始自己的博客。很多时候也能看见“一米阳光”闪着头像出现在线的另一端。丈夫不在的日子,面对自己和卓尔群非同寻常的聊天,夏晓辉心里很矛盾,可她又不愿意去改变这样的情形,有时候心里还非常期待这样的日子能够持续长久一点,把这份温暖暖暖地留在心头。10多年了,从来没有一个人愿意静下来和自己面对面真诚地对话,没有人能够认真地听自己的心语,没有人可以不顾时间地和自己在一起度过寂寥,没有人过问自己的心情,没有人关心自己心灵的冷暖,连自己的丈夫都做不到这一点……卓尔群的出现,和自己心灵距离的若远若近,断断续续但从来没有失去联系一直都在的问候,让夏晓辉对卓尔群更添加了一份挂心,这份挂心,超出兄妹,也并非爱情。

“中午和下午你不在的时候,睡着了,我没有盖被子,很不舒服。可能晚上不能上来了。”夏晓辉安顿好儿子后,刚刚打开电脑就收到了卓尔群下午留下的话语。

“是不是感冒啦?现在好点了吗?”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夏晓辉带着一份揪心终于意外地看到卓尔群还是来到了线上。

“一米阳光”: “孤独的时候时间显得特别漫长。”

“孤单的时候陪你说说话,也许会好一点。”夏晓辉主动地把视频发送过去,“我真想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哦。是不是很痛苦。”

卓尔群把视频接受过去:“我就是头疼很厉害。不过有你的关心,应该很快就会好的。谢谢你一直的挂心。”

夏晓辉抬头看屏幕的时候,看见卓尔群自己独自一人欣赏着非常低沉的“午夜萨克斯”:“今天为什么听这样的歌呀?心里不舒服呀?我以为是你自己特意点的呢。”

“这首是随机的。我不会在你在的时候听忧伤的歌曲,我的最爱是舞曲。”卓尔群似乎很高兴,“你想给你点歌呀?”

“你点首歌给我,看看是不是我喜欢的歌。”

“一米阳光”:“你的歌曲情感色彩太浓。我试着找找,这是我的机会呀,哈哈哈。”

夏晓辉按照卓尔群提供的线索很快就找到了歌曲“我想哭”,“……还记得当初我们初次相见,你在这里但是我在外面,在我心中不停绕了几圈,想要对你说I  love   you;心中的秘密好想对你倾诉,但又怎么说的出,我想哭,觉得无助,不知道应该向你怎样说出心中的苦。我想哭,痛快的哭,什么时候才能让你明白我心里所有的痛楚,不管多久我都不在乎,只要能在一起我就满足,我从不在乎天长或地久,曾经拥有我就无怨无忧。”夏晓辉把歌词和曲调反复地品茗,这是卓尔群第一次主动送给自己的歌曲,但不敢对他说些什么。

“一米阳光”: “这首歌符合你的口味吗?还行吧?”

夏晓辉把歌曲珍藏在自己的音乐盒,不想在这样的氛围里去触痛自己的心事。“谢谢你的歌。我原来孤单的时候就听‘都是夜归人’,一个人听很多遍。”

卓尔群也保持着沉默,没有听歌,也没有说话。良久,他突然发送了一句前后没有任何联系的话语,似乎是刚才沉思的结果:“人为什么天各一方?”

“有情谊在,才有“天各一方”的说法,距离产生思念和牵挂,对吗?至少我这样认为。”

“一米阳光”: “不全对。”

“没有情谊在,近在咫尺如隔天涯。你是怎样看待‘天各一方’的?”

“一米阳光”: 我想是很简单的,往事如烟。我的鼻子有点发酸,Sorry!

“‘往事如烟’,四个字,让人无法言语。今夜难眠啊!”

“一米阳光”: “几十天的交往,往事如烟,天各一方......”

“You raise me  up!!!” 

“一米阳光”: “我想慢慢走到尽头。”

“这份情谊是一生的。”

“一米阳光”: “我们聊天,最长的是那一天,最晚的是那一夜,最开心的又是那一回。我的想法是不是超出我们的约定?”

“我觉得就是在‘通则里回旋’,不放下我们的原则和坚持,就是最好的回复。”

“一米阳光”: “我刚才写一句英文,很无聊的。很简单的一句。”

“我可以看看吗?”

“一米阳光”:“不能看呀,我会被你敲破头的。你也会受不了的。”

“没关系,我可以承受得起的。”

“一米阳光”: “我说了,很简单的一句。算啦,小聪明的那种,不好玩。”

看到卓尔群犹豫不决的样子,夏晓辉似乎意识到了他想要说的是什么,在今天这样的聊天环境下,她非常理解卓尔群不同寻常的心境。可是,她还是不能确定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正确,想要证实一下,麻着胆子把话写过去,想用“激将法”让卓尔群把那句话说出来:“有什么不能说的呀?我一个人在,没关系的。”

“一米阳光”: “那也不行,很无聊的。”

“英文字母我不一定看得懂。”

“一米阳光”:“很简单的一句哦,玩玩而已,不要当真哦。I  love  you!是你叫写的,我不承认是我的错。”

夏晓辉看到发送过来的话和自己猜想的一模一样,有点鼻子泛酸,但还是很巧妙地掩饰了自己的想法:“我不认识这些字母,但我知道就是这几个字母。”

“一米阳光”:“ 你评价一下,我是不是很无聊呀?”

“孤单的时候都这样。”

“一米阳光”: “我们的认识和一般的接触一样,一般的简单。范伟说过,‘缘分啊’,让我想起有缺陷,难道就是缘分吗?多少人擦肩而过,多少人因工作、学习、生活在一起未必相互了解,未必相互无所不谈。至少比缘分高一个档次。我们从古远到现今,人和事,文化和习俗,个人的观点,社会的评论。不曾记得孟姜女与梁祝是哪朝哪代,不曾记得刘伯温和诸葛亮,谁的出师表。相互的理解和沟通,我们走得很近,其实以前我们都很保守,或者信守某个教条。而恰恰却是简单的沟通让我们走到一起,脱离了世俗的无聊,脱离了低级趣味,不如说是一种超脱。我是个原则和观点没有误差的人,而且一直坚持。为了简单的沟通,我放下我的格言,放下我的坚持。到如今我不认为我是低能的。沟通使我超越自己,不如说是解脱。我不善文字,但心里清楚,或许会遭到谴责、质问。我又何畏。……”

夏晓辉觉得今晚的卓尔群似乎变了一个人,心里积攒了很久的太多的思虑和情绪都在这样一个孤寂的无人打扰的夜晚一起迸发。可夏晓辉心里很清楚卓尔群的性格,即使自己心里很痛楚,今晚也绝对不能失去理智和他一起“琴瑟和鸣”,不然清醒之后的“一米阳光”又将是一番“痛彻心扉”。她把卓尔群这份发自内心的情感和感知深深地藏在心里,认真地回复了卓尔群的感言:“我们从陌生、相识、误解、化解到相知,到现在的无话不谈,甚至还有点超乎频繁的整天早起晚归的聊天,还有我们那些相约的一些‘接头暗号’,甚至我那个还可能把它博客成文的幼稚举动……我觉得都不是我或者你所说的低能,也不会受到别人的谴责、质问,因为我们坦然面对我们周边所有的人,包括我们身后的家人;我们没有必要放下我们的原则和坚持,我们也绝不会掘地自焚,因为我们有文化和素质作保,它是我们友情长存的尚方宝剑,至少我会紧紧握住它。……”

“一米阳光”: “听听王筝的歌曲吧,《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我在听林依伦的《靠近你,温暖我》。”

“………………”

     “一米阳光”: “我在老家栽了几颗北方的桃树,也不知道怎样了?”

临近午夜的时候,很久没有开言的卓尔群突然发过来一句让夏晓辉琢磨不透的话过来,不过夏晓辉对此已经适应了,反而对卓尔群跳跃性思维有点钦佩,总能不断地促使自己很好地了解对方。

    “什么时候栽的?”

“一米阳光”:“ 去年下雪的时候。”

“问问老家的亲人不就知道啦?”

“一米阳光”: “他们不懂。应该没事的。”

夏晓辉把卓尔群的内心想法通过自己的诠释敲击过去:“想家的时候就早点睡觉!!!”

“一米阳光”:“为什么只有你才可以读懂我在想什么?!”

“看看电视赶紧睡吧,明天还得工作。”

“一米阳光”:“我的感冒完全好啦!”

“…………”

敲击键盘的夜晚是非常沉寂的,但这样的夜晚夏晓辉是第一次这样难忘地度过。酸酸甜甜中带点苦味,夏晓辉反复地品味着,很满足。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