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ijia1129的博客

淡然超脱,尘缘未了

 
 
 

日志

 
 

尘缘往事 真空爱情记录(17)【原创小说】  

2008-12-30 16:15:4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2

寒假的日子很短。

年三十的前一天,我收到了期考的成绩单,望着上面可怜兮兮的几个数字,我的心一下子落到了最低潮,一期的辛勤劳动,换来的却是意想不到的结果。

整个寒假,心情极沉重。

年三十时,村里的几个伙伴邀我出去玩,说去一个什么村,名字听起来很熟,却又记不清在哪。我在家里闷了许久了,也想出去透透气,(我不知道是他们设计的圈套,)便骑上自行车和他们前往了。

骑到大半路上了,他们突然问我去不去陆昊宇家。我忽然才记起陆昊宇就住在那个什么村,我上他们的当了。

我心里明知道上当了,但我没露声色。既然来了,就看他们怎么“引”我上“刀山”,有好几年没有见到陆昊宇的身影了。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呢?我们几个各怀心事,驱车前往。

来到陆昊宇家门口,正好碰上他和他的父母从外面刚回来。我们热情地和他们打上了招呼。

进屋后,因为我们几个都是小学初中的老同学,见了面就说个没完没了,几个人围住一炉火,一聊就是几个小时。陆昊宇就坐在我的旁边,我们靠得很近(几个伙伴特意安排的,他们并不知道我和陆昊宇早已陌生,还以为我们依然还如初中时期的样子),我问起他的近况,他说已参加工作半年了,一个月前还曾经到过我们学校,经过我们教室门口,看到我学习紧张的样子,也没有打扰我……

在与陆昊宇交谈闲聊的过程中,我突然发觉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远,他的语气显得成熟老练多了,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愣愣青青的样子,也许是时间的久远,各自不同的变迁,已经逐渐疏远了过去的那种默契,我感到一股咄咄逼人的陌生在我们之间逐渐蔓延开来,过去和现在的他,早已判若两人了。我突有了一种不认识的感觉,我早已变了,他也已经更改了,真的有点感喟时光的无情。

我心里好像有铅块在压着,沉重极了。

快到六点了,我们几个告别了陆昊宇的家,赶回家度除夕。一路上,回想起刚才,我的心情特别沉重,大部分同学都找到了自己称心如意的工作,一个个都走南闯北的,只有我一个人还在独木桥上奋力行走,步履蹒跚,现在的情形又不过如此,我们约定的明年的这个时候再相聚,到时我又将拿什么和老同学碰面呢?……

大年初一,陆昊宇和几个村里的伙伴到我家来拜年了,我感到特别的意外,当时,我正在赶写辞职报告和写英语作业,他们唏嘘我大年初一就忙于做作业,然后又是一番说笑,不知不觉又是几个小时在互相交谈之中悄悄滑过。

不知为什么,再次见到他们,我的心依然还是怦怦直跳,有点手忙脚乱。几天之后,他们都要走了,珠海、长沙、广州……都是来辞行的。

陆昊宇明天就要走了,我们又一起为他饯行。

送走他们,我回到桌前。

寒假很孤独。

33

      开学了,我揣着辞职报告敲开了楚老师办公室的门。

报名后,楚老师“习惯性”地留住了我:

“去年期末考试考得不好,是班干部影响了不少功课吧?”

“有一点吧。没能达到预期目标,我很遗憾。这一期,我准备——”

“我对你这次成绩下降的原因作了一个分析,班干部耽误了你不少学习时间。你工作负责,责任心重,是个难得的好班干部,这大家都承认。但是,高三阶段只剩下最后一期了,你的任务是考大学,孤注一掷,只有这么一次机会,基于此,这一期的班干部就打算不再让你干了,你安下心来认真弄你的学习,争取考上大学。……”

没想到,没等我开口,楚老师就已经猜到了我的想法。我放松了口袋里篡得紧紧的辞职报告。

“还记得去年开学初,你和我签约的事吗?‘半年’,我没有食言吧?”楚老师放下手中的报到手册,一边对我说。

我笑了笑。

“说句实在话,我舍不得你不再当班干部的,你不当学习委员,班里再也没有同学适合干这一行了。”

“舍不得也得放呀,班里还有五十几个同学,难道没有一个适合的?”

“哪有一个象你这样负责的?”楚老师一边往炭盆里添炭,一边说,“如果没人干,我自己来当学习委员好了!”他居然开起了玩笑。

“你来当学习委员?不笑掉牙才怪。”

辞职是在欢笑声中结束的,我重重地吁了一口气。我想,这下可好了,负担轻了一半,该好好干了。

推掉班干部,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十一年半的班干部生涯,十一年半的风风雨雨,伴我走过了一段坎坷不平的人生之路,今天终于得到了解脱,不再受它的束缚和折磨,而且结束时是在没有任何痛苦和愧疚的情况下,轻轻松松,无人指责……终于有机会让我在高中学习的最后阶段当一回真正的“无官一身轻”的学生,心中滋味美不胜收。

然而,不当班干部的日子并不那么好受。

当了十一年多的班干部,已形成了自己的一种职业习惯,也已深深的印在自己心里,附在自己身上。现在突然不干了,顿然象失去一件极其重要的东西,有点魂不守舍了。整天无所事事,自己觉得在同学们的心目中的形象有了180度的转变,不知道他们怎么想。

开学十几天了,楚老师还没有定选班干部,让原来的班干部继续代理。我知道楚老师正在物色学习委员。

晚自习最难熬了,我已经向同学们透露了我不再当班干部的风声,然而,楚老师却一拖再拖。

或许是为了尽快结束自己左右为难的日子,我决心在这段日子,最后的几天里故意放松自己的责任感,以此来加快班干部的定选。

一节自习课,中途有几个同学出去了,被楚老师知道了,他向我打听这几个同学的名字,我心里明明知道,但嘴里却告诉他,没注意,不知道。

     楚老师生气地瞪了我一眼,转身就走了。

     周围的同学看戏似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楚老师走后,都莫名其妙地望着我。

     那天晚自习,我格外负责,自戏为“站好最后一班岗”。

     第二天读报课,楚老师就进行了班干部改选,除了上一学期几个不负责任的班干部被撤而被其他班干部兼任,同时也调整了几个班干部的职务分配之外,班干部只改选了我一个。

     楚老师宣布我自动辞职的时候,大家都目光齐刷刷地射向我,我狡黠地笑笑。

     不知情的同学,一下课就围住了我:

    “陈圆,你为什么不当班干部了?”

    “当了十一年半了,还要当?”

    “十一年半都干过了,何必在乎这半年?”

    “我自己不想干了。”

    “你不当,咱们班的学习委员就没角了。”

    “新的学习委员不是有了吗?”

    “我们真的舍不得你的,早已适应了你的班干部作风。”

     我依依不舍地告别了我的班干部生涯。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