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ijia1129的博客

淡然超脱,尘缘未了

 
 
 

日志

 
 

尘缘往事 真空爱情记录(15)【原创小说】  

2008-12-22 09:49:1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9

深秋的寒意已席卷了大地,我换上了冬装。

我有一个习惯,尽管自己坐在教室的最前面,却总喜欢从后门走进教室。

刚下早自习,从办公室取了粉笔和三角板,便从后面进教室,开始设计下一期黑板报。

经过肖一帆的座位旁,他突然叫住了我:“陈圆!”

我转过头:“什么事?”

“你穿着这衣服很漂亮!”

“你神经病!”我对他突如其来莫名其妙的话语感到有点吃惊,不知他什么意思,我没有理会他,继续开始我的板报设计。

 

一期的黑板报还没有出完,学校要召开学生大会,板报的事就这样拖下来了。

正准备把黑板报结束的那个下午,我突然觉得全身乏力,头也很晕。

我托肖一帆帮我结束这个尾,他开始不肯,也许还是为几天前没有搭理他而生气,也或许是我们之间长期以来的一种惯性,喜欢较劲,我同桌说我连拿粉笔的劲都没了,他才忙不迭的答应。

当天晚上,也不知道是自己学习太紧张,还是工作太累了,我感到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想动手完成作业,却连握笔的力气也没有,额头上汗粒也渗出来了,也开始晕头转向。

我昏迷过去了。

不知到了什么时候,我突然被同桌推醒,朦胧中看见楚老师已站在我跟前:

“你怎么了?”

“楚……老师,我…………一点……力气……也……没……有……”我无力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的脸色很不好,脸也肿了,眼睛也红了。”

“我想……把……作……业……做……完……”

“已经这个样子了,还要逞强,硬撑!”楚老师扶住我站起来,慢慢走出了教室。在走廊上,我突然从他手里滑了,晕倒在地上。

“已病成了这样,也不跟我说一声!”他赶紧把我扶起来。

“我……也……不知……道,怎……么……搞——,上午……还……好好……的……”我一头靠在墙上,支持住身体。

     “上医务室吧!”

     我扶着墙壁,艰难地一步一步地走。走到楼梯口,我一头又栽倒在铁扶手上。

“还是先到我家里去吧,也许是感冒了。”楚老师扶着我一步一步地下了楼梯。

他把我扶到他家里,我无力地躺倒在沙发里。

楚老师和楚师母忙开了,又是泡姜茶又是冲鸡蛋。面对他们的盛情,我却一点胃口也没有,耐不住楚老师的再三催促,我勉强吃了几口。

我不想太多地麻烦他们,说自己可以,没事,不一会儿,还是告辞了他们,想回寝室休息。

我支撑着无力的身体,拖着回到了寝室,倒在床上又昏睡了过去。

也许是下晚自习了,同寝室的同学把我摇醒,扶着我去了医务室。

校医交给我几粒药片,说是感冒了。

第二天,吃的药不见半点功效,依旧全身无力,头脑昏胀,同学决定把我送医院。早自习时,楚老师托同学把李蕙叫去了。不一会,李蕙就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上面盖着一个黄松松的大荷包蛋。

李蕙在陪我吃面条的同时,绘声绘色地给我讲叙:

“你好口福,楚老师亲自为你下的厨。他下厨的样子很有意思,戴着眼镜,袖子捋得老高,系着围裙,一手拿勺,一手端碗,口里不停地对比他起来迟一点点的妻子发牢骚……”

“噗哧!”看她边讲边模仿动作的样子,我笑疼了肚子,面条也喷了出来。

早餐以后,李蕙就用自行车送我去了医院,诊断结果为营养不良,贫血所致。

也许是我生来就怕进医院,刚刚踏进医院的门,我的病好像就好了很多,心情也轻松了许多,回来的路上脚也有劲了不少。

从医院回来,我强支撑着自己去了教室,只是仍然没有力气,脚下依然如铅般沉重。

经过几天,我的病基本好了,一如既往地学习和工作。

这突如其来的病,好像是引火的种子,以后几个月的高三复习时间,经常生病,由此,也耽误了不少的功课。

30

也许是我的英语成绩获得年级第一,许多同学都要我帮助如何学习英语。

出于一种责任心,我向楚老师提出自己的建议,每天无偿提供有一定难度的英语选择题。楚老师欣然答应了,并答应提供我一部分资料,并且在全班同学面前对我的建议褒奖了一番。

开始的几天,同学们对我的热情报以极大的拥护,一时,问我英语题目的应接不暇。虽然自己感到很累,但心里觉得高兴,身为班干部,能够为同学们干点实事,对我来说,是件快乐的事。

但是,同学们的热情劲冷热无常,我渐渐看清了他们只是利用我而已,对我的热情,一段时间以后,他们只置之一瞥,不屑一顾,我感到很伤心。恰逢自己那时正好重病,病愈后,我停止了这一念头。

想做一个好样的人,真难啊!

 

 

星期天,楚老师突然要搬家了,从校内搬到市区去住。他请了班上几个男同学去帮忙。

天下着毛毛细雨。我们寄宿的几个同学一直呆在寝室里自习。

下午四五点的光景,有同学从市区逛街回来,告诉了我们一个噩耗:我们班一个男同学的父母双双被火车撞到并夺去了生命!那个男同学还在帮楚老师运家具,正在到处找,他还不知道这个坏消息。

我们不相信这是真的,这样的事对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说,是一件多么残酷、多么悲痛的事情。

晚饭后,又有人回来了,证实了这件事,我们也不知道他得到这个消息时他会怎么样和怎么办。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都很悲痛,感觉背上和胸口有一阵阵寒流不时地袭来,那晚的晚自习是胆战心寒度过的。

 

 

第二天,是11月28日,这一天也许是该轮到我挨骂的日子。

学校的作业检查完毕了,学校通知各班学习委员去阅览室搬运作业本。

进入阅览室,我发现了楚老师正在搞作业总评,他也发现了我:

“你们一共有几个作文本?”

“两个。”

“为什么只交了一个?”

“语文老师说不交也可以。语文课代表也没有收。”

“作文一个做了几个?”

“好像是15个吧,我也记不清。”

“你们课代表为什么这样不负责?!立刻去把作文本交来!”

“马上就要吗?”

“立刻就拿来!”

我感到很委屈。“替罪羊”和“出气筒”的滋味初次品尝,酸酸的。(楚老师从来没有这样对我过呀。)我赶紧退出了阅览室。

这时,上课铃响了。

我知道,这个时候,再交作业本是白费,因为作业早已检查完了,楚老师说要交作业,只是气头上的话。

也许是不服气,一下课,我就赶紧收齐了作文本,赶快交到阅览室:

“作文本交来了!”

“谁叫你交来的?”果不出所料。

“不是你交代的吗?”

“现在不用了,你端走吧!”

“交都交来了,你就检查吧。我还要去教务处有事!”

 楚老师莫名其妙地望了我许久,不知道我这样做是为什么。我没露声色,退出了阅览室。其实,我并没有其他事情要办。

出了阅览室,我忽然记起了昨天的事。楚老师昨晚为那个男同学的事奔波了差不多一个晚上,一夜没合眼,心情不好,今天又赶上作业检查,……我又为我的所作所为感到十二分的后悔。

 

 

刚刚下午自习,楚老师叫住了我:“陈圆,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生活老师反映说,你们女同学的寝室里有人晚上点蜡烛‘开夜班车’,有没有这回事?”

“有!有一个女同学经常加班,每晚都要到一二点,生活老师提醒教育了好几次也不听。”

“你身为班干部,就没有劝过她?”

“劝过。我和李蕙明里说,也暗示过,可她冲耳不闻,以后我们就不管了。”

“生活老师反映还有一件事,你们寝室的卫生情况不好,据她反映情况很糟。”

“一部分女同学不注意公共卫生,学校的寝室卫生,她们根本不靠边,就靠我和李蕙。我和李蕙被班里的事情就缠得脱不开身,管了这头,松了那头。寝室和班里的事情不能让我俩全包了吧?”

“这种情况为什么不早反映?”

“…………”

差不多有半个小时,我被他当作了“班级事务出差错”的“出气筒”。最后的结论,还是要我管,管不好唯我是问。

我又背上了一揽子事。

晚自习的休息时间,一个女同学找到我,约我去操场夜间跑步,我欣然答应了。

整整二十分钟的时间,我俩在操场的跑道上疯狂地跑。一天来,自己似乎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只有狂奔,才使自己轻松了许多。

也许是“戏剧化”,下一次卫生检查,我们几个全体出动,破天荒地又被评为“最清洁”,全校只有一个!

原来,好与不好之间,仅仅隔着一层薄薄的纸,一捅就通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